洪水肆虐吉林延边万亩良田惨遭绝收 出门全靠划船

内地新闻 时间:2018-09-17 浏览:
2016年8月29日至31日,受台风“狮子山”影响,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普降暴雨,降雨时间一直持续三天三夜,最大降雨量达361.4毫米,超百年一遇。

  2016年8月29日至31日,受台风“狮子山”影响,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普降暴雨,降雨时间一直持续三天三夜,最大降雨量达361.4毫米,超百年一遇。部分村镇交通几近瘫痪、成为孤岛。成千上万亩良田被洪水浸泡,水稻倒伏一片,玉米田被淹到两米多高。“我们这汪洋一片了,整个这基本农田全给淹了,水深一米半,不划船过不来”。

  触目惊心!洪水肆虐延边:交通几近瘫痪,出门全靠划船…

  2016年8月29日至31日,受台风“狮子山”影响,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普降暴雨,降雨时间一直持续三天三夜,最大降雨量达361.4毫米,超百年一遇。图们江水位暴涨,南坪段流量为4436立方米/秒,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成千上万亩良田被洪水浸泡,水稻倒伏一片,玉米田被淹到两米多高。

9

△2016年8月29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普降暴雨。

  珲春、图们、龙井、和龙,延边州多个县市受灾严重,严重损毁房屋2174户,受灾人口达20.1万人,紧急转移安置人口49862人,交通、农业、水利等基础设施受损严重,部分村镇交通几近瘫痪、成为孤岛,农作物受灾面积达52906公顷,绝收面积12856公顷。眼下,马上就要到秋收的季节,那里老百姓的秋收又会是什么情况呢?

0

0

  △2016年9月6日,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了这次灾害中农业受损最严重的珲春市。

  此时,距离灾情发生已经有一个礼拜的时间,记者看到,道路两旁还有很多积水,大片玉米地被浸泡在水中。

0

△由于地势低洼,西崴子村是珲春市三家子满族乡受灾最严重的村子之一。

  灾后第七天,村民们陆续从安置点回家,西崴子村支书关志芬开始挨家挨户进行灾情的核查。在村民朗志恒的家里,记者看到,虽然洪水已退,但到处是被洪水浸泡过的痕迹。屋里的土炕被洪水泡的已经变得松软,整个房间散发着发霉的味道。朗志恒正在把家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搬出来晾晒。

0

△在朗志恒家的院子里,摩托车和三轮车被洪水浸泡,已经报废无法使用。

  院儿里的这片玉米地也全部被淹。这一大片玉米地里的水还没有全部退完,玉米的根部还被积水浸泡,本该是旱地的玉米地如今变成了一片水田,空气中弥漫着玉米被洪水浸泡后发酵的酸味,朗志恒赤脚站在玉米地里掰着一个个玉米,仔细查看着。朗志恒说,本来今年玉米涨势挺好,没想到一场雨让他一年的辛苦全都付之东流。

  痛心疾首!万亩良田惨遭绝收 农民一年的辛苦付之东流

  那么,村里的其他村民又是什么情况呢?在一片农田里,记者遇到了正在地里干农活的郎国义和梁双英夫妻俩。他家的这六垧玉米地,有五垧地将面临绝收,投入的9万多块钱,基本上打了水漂。院子里的这台收割机是每年专门用来收割玉米的,郎国义说今年八成土地绝收,过段时间的秋收,为了节省成本,这台收割机也不打算再用了。

  在跟随西崴子村支部书记关志芬核查灾情时,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村里90%的村民土地都不同程度被淹,面临着绝收。关志芬和村民王大爷划着船带着记者来到一片玉米地。

0

0

  △“你看,我们这汪洋一片了,整个这基本农田全给淹了,这得划船进来,现在还是一米半深呢,必须得划船,不划船你过不来”。

  距离灾情过去已经有一个礼拜了,田间的积水还有一米多高,两米高的玉米被洪水淹的只能看到顶部,这其中也包括关志芬和王大爷家的一部分土地。坐在船上,穿梭在玉米地中的关志芬,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心疼。

  洪水呼啸而来:大闸蟹跑了一大半 农民疾呼:怎么办?

  珲春市属于海洋性季风性气候区,雨量多,又地处图们江下游,成为洪水最后的径流地,所以农业受损严重。由于地势低洼,河堤被冲毁,西崴子村又成为珲春市受灾最严重的村子之一。为了挽回剩下的地处上游七八十公顷玉米地,尽可能的能够在今年的秋收提高一些产量,西崴子村必须把积水尽快抽走进行自救,那么,在他们的生产自救过程中又会遇到什么困难呢?……

  这一天,珲春市农业局副局长来到三家子满族乡进行灾情的调查,根据初步统计,珲春市33000公顷的农作物中,受灾面积达到三分之二,其中有三分之一将会面临绝收。

  记者又走访了在西崴子村地势最低洼的地方,年轻的乡党委书记隋猛正在和村民一起商量着排涝的事,他们想把玉米地的积水尽快抽到大坝之外的珲春河里。现在这是摆在他们眼前的头等大事。“如果不及时排涝的话,老百姓今年就颗粒无收”。

  为了给玉米地排涝,现在堤坝上作业的有两台抽水机,一个接的附近村民家的电,一个是用柴油,每台带动4个水泵,一共用8个水泵同时抽水。可现在柴油用光了,其中的四个水泵只能停止工作。而此时已经连续抽了5天,村里已经花了3万元。

  关志芬爬到堤坝下面看着一个个干瘪的已经停止抽水的塑料管道,心里有些着急。这一大片被淹的玉米地今年肯定是绝收,等水抽完了,西崴子村上游的一些玉米地到底能救回多少,关志芬心里也没底。

  村民郎百良已经在这个抽水点忙活了五天五夜的时间,他盼着田里的水能够早一天退下去。今年家里的40多亩玉米地只剩下上游的三亩多地还能有点收成,如果水不及时排出去,清理出道路,不仅秋收产量会受影响,而且收下来的玉米也没法运回家。

  在珲春市33000多公顷的农作物中除了玉米之外,还有近10000公顷的水稻。在这次的暴雨灾害中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灾害,那里的情况又是如何呢?记者来到了珲春市的稻米之乡马川子乡。

0

  △“今年这死穗子是多,全瘪子”,距离灾情发生后的第11天,已经连续四天阴转小雨,刘长中和关春梅夫妻俩着急地在稻田里查看着水稻出穗的情况。

  台风后洪水浸泡,退水之后又连续低温,刘长中家种的11垧水稻田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死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