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遭盗刷怎样有效维权?要做到三个“尽快”

内地新闻 时间:2018-09-17 浏览:
去年12月10日,在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徐正弘将银行诉至宁波市镇海区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银行赔偿存款损失19万余元以及相应的利息。

  银行卡就在自己身边,却被盗刷巨款,收到卡内存款被转走的手机短信后,持卡人第一时间再次向卡内存款以固定证据,随后以银行未尽安全保障义务为由,要求银行赔偿被盗刷的巨款,并将官司打到了法院。银行则以其尽到了注意义务,持卡人存在使密码泄露的可能等为由,拒绝赔偿。那么,银行卡被盗刷后,银行和持卡人究竟谁来承担责任?

  近日,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法院审结的一起储蓄合同纠纷案件,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启示。

  卡在身边钱被转走

  徐正弘,是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一家企业的老板。2013年7月23日,徐正弘在某银行镇海开发区支行(以下简称“银行”)办理了一张尾号为**69的借记卡,并将该借记卡与微信绑定,用于业务结算。在业务结算往来中,徐正弘基本通过微信网上支付货款。

  徐正弘经营能力强,也很有法律意识。在学会通过微信支付平台结算货款后,他感受到了网上支付所带来的快捷、便利以及低成本。但从平时的新闻报道中,徐正弘也了解到,网上支付也存在很大的风险:银行卡被盗刷的事件频频发生,由此引发的官司也是层出不穷,持卡人与银行的较量结果,也是各有胜负。虽然,他没有想过自己的银行卡有一天也会遭到盗刷,但是他对新闻报道中的相关案情细节却很留意,并且找出其中的一个规律:只要是持卡人胜诉的官司,持卡人都能证明银行卡遭盗刷时,银行卡都在持卡人的身边。于是,徐正弘总是将与微信支付平台绑定的银行卡妥善保管,从不离身,以确保万无一失。

  然而,觉得不太可能的事,还真的就发生了。

  去年11月18日晚,徐正弘在家吃饭时,收到一条转账信息:“您尾号为**69的银行卡,18日18时40分转账190540元……”

  收到信息后,徐正弘立即登录手机银行进行查询,发现卡内余额确实已从上午的19万余元变成58元。

  银行卡明明就装在自己兜里,钱却没了!一个不祥的预感立即袭上心头:“不好,我的银行卡可能遭到盗刷了,卡上的19万元没有了!”

  “19万元没有了?!”坐在一旁的妻子十分慌张,立即催促道:“赶快与银行联系,赶快报警吧!”

  徐正弘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将银行卡交给妻子,叮嘱道:“现在还不能与银行联系,你赶快到附近最近的自助银行服务区,在ATM机上向这张卡存入100元,存好后立即打电话给我!”

  直到接到妻子电话,确认被盗刷的卡已存入100元后,徐正弘开始与银行联系,同时拨打110报警,并根据警方的要求,赶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作笔录。

  接到报案后,公安机关立即予以受理,并展开侦查。经查,徐正弘借记卡内190540元,是在河北省通过“智付通”业务被转走的。而所谓的“智付通”业务,是一种类似POS机的业务,即由银行发放给客户一部固定电话机,该电话机上有卡槽,可以用银行卡在该电话机上刷卡并输入密码进行结算。徐正弘借记卡内的钱款就是被这种带卡槽的固定电话机刷走的。

  目前,警方还在侦办该案。

  索赔无果诉至法庭

  案件何时能侦破,不得而知。即使破了案,被盗刷的钱款能不能追回,也是未知数。事发不久,徐正弘以银行未尽安全保障义务为由,要求银行赔偿被盗刷的巨款。银行则以自身已尽到了注意义务,徐正弘存在使密码泄露的可能等为由,拒绝赔偿。

  去年12月10日,在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徐正弘将银行诉至宁波市镇海区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银行赔偿存款损失19万余元以及相应的利息。

  庭审中,徐正弘诉称:2015年11月18日16时40分许,本人的一张尾号为**69的借记卡在河北省通过转支方式被盗取19万余元,卡内存款被盗取之时本人在宁波市,且该张借记卡也由本人随身携带。当天19时许,本人因存款被盗取拨打110报警,案件由公安机关受理。本人认为,本人与银行之间存在储蓄合同关系,银行有义务保护本人的存款安全,银行未尽安全保障义务使得本人存款被盗,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银行辩称:本行得知徐正弘借记卡被盗取后,查询了相关事实,得知系智付通业务客户转支,190540元分五笔转入了两个账户。本行认为,第一,徐正弘在本行开卡,并设立密码,只有徐正弘知道,本行将包括密码保护在内的相关事项告知徐正弘,已尽到注意义务;第二,徐正弘将借记卡与第三方交易平台进行绑定,存在第三方泄露密码的可能;第三,案发当日徐正弘借记卡存入100元,这100元的存入不是徐正弘的行为,所以涉案借记卡存在密码为他人知晓的情况,徐正弘存在泄露密码可能;第四,徐正弘还可能存在密码使用不当或密码设置过于简单等问题。综上,本行请求驳回徐正弘的诉讼请求。

  针对银行的答辩意见,徐正弘称:第一,本人发现借记卡被盗刷的当天,即委托妻子在最近的银行存入100元,目的就是为证明借记卡还在本人手中;第二,本人将借记卡与第三方交易平台进行绑定,系发卡银行与第三方交易平台存在业务关系的情况下发生的,使用第三方交易平台一样能够保障交易本身的安全,不存在泄露密码的可能。

  银行被判承担全责

  镇海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徐正弘在银行办理了具有储蓄功能的借记卡,并存入存款,储蓄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当事人应依照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关于本案中徐正弘借记卡内钱款被取走是否系盗刷的问题,法院认为,徐正弘的借记卡中19万余元在河北省通过“智付通”业务转入案外人账户,这种转账必须在带有卡槽的固定电话机上进行刷卡,并输入密码才能完成,而徐正弘本人及其借记卡均位于浙江省宁波市,故可以认定,涉讼的借记卡存在伪卡。徐正弘在发现借记卡被异地操作后,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采取了补救措施,及时防止了损失扩大,并无过错。而使用借记卡进行消费、支付、取现是银行广泛开展的业务,银行应保障其发放的借记卡具有可识别性和唯一性,并完善真假借记卡的识别技术,以防止非法分子通过伪卡侵权。

  法院认为,银行作为发卡行,未能对伪卡有效识别导致盗刷,应对其服务瑕疵或履约瑕疵造成的储户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虽然该银行的借记卡章程约定“凡密码相符的借记卡交易均视为持卡人本人的合法交易”“对于挂失生效前发生的资金损失发卡行不承担责任”,但这些条款系银行为重复使用而预先印制,系合同法意义上的格式条款,该条款免除了银行审核银行卡真伪的义务及相应的法律责任,不能当然被认定有效,故银行不能据此免除自己的责任。

 起底“工运之星”:三人当庭认罪 揭工运领袖真

起底“工运之星”:三人当庭认罪 揭工运领袖真

昨天(9月26日),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曾飞洋...[详细]

 小区出入路安了近200个地桩 物业:规范交通(图)

小区出入路安了近200个地桩 物业:规范交通(图)

业主殷女士(化名)告诉记者,他们2014年入住小区,小区地上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