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鲜果飘香“一带一路”

内地新闻 时间:2018-09-17 浏览:
(缪超)通往中老边境的昆磨(昆明到磨憨)高速公路上,陈琦野驾驶着解放牌大卡车正赶往西双版纳磨憨口岸。

  中新社云南西双版纳10月2日电 (缪超)通往中老边境的昆磨(昆明到磨憨)高速公路上,陈琦野驾驶着解放牌大卡车正赶往西双版纳磨憨口岸。他要赶着天黑前到达,以便第二天早上能顺利通关,将货品送抵在老挝的货场。

  陈琦野的大卡车里满载着3天前采摘的20吨新鲜葡萄,葡萄来自“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疆。如无意外,后天清晨,这些含糖高达20-24%的新疆葡萄将出现在泰国曼谷的市场。

  当新疆葡萄走进泰国千家万户的同时,陈琦野的大卡车又将满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东南亚香蕉,踏上回老家东北的高速路。

  “我是吉林省长岭人,这一年间,常往来于新疆至老挝、老挝至沈阳,运输葡萄和香蕉。”陈琦野说,“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葡萄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香蕉,就这样奇妙地“相遇”。

  从新疆到老挝有大概4200公里,他走一趟只花4天时间,收入2万元人民币左右。而从老挝到沈阳距离3500公里左右,仅需3天时间,收入也超过1万元人民币。陈琦野尝到了“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香甜”。

  异国鲜果在“一带一路”上相遇,给陈琦野带来丰厚的收入,也给东南亚国家和中国东北带去了异域的风味。这背后,中国越来越发达的交通网络,功不可没。

  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高速公路总里程已达11.7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陈琦野感叹:“从中国西北到西南再到东北,到处都是高速公路。”

  如今,东南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日益旺盛的贸易需求,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近年来,随着赴泰中国游客的激增,泰国商品在中国逐渐走俏。2013年,在泰国留学后,马云同丈夫在曼谷开办公司,经营乳胶寝具,通过陆运、海运、空运发往中国。“走陆路,需要5至8天,空运成本高,海运稍好点。”马云说,希望“一带一路”建设能降低物流成本。

  与马云一样,侯易菲也冀望沿线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能降低中国和老挝间的物流成本,提高陆路运输的速度。

  侯易菲在老挝试水“跨境电商”,销售中国服装。电商要求快速货运,但老挝是内陆国家,陆路交通又十分不便。目前,老挝还没有高等级公路,从西双版纳磨憨口岸进入老挝后是双向两车道的公路,大货车在公路上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卖力”爬坡,容易堵塞公路。

  今年8月,继小磨高速公路之后,中国通往老挝的第二条高速公路――腊(勐腊)满(勐满)高速公路正式开工建设。

  与此同时,中老铁路的建设将贯穿老挝,把老挝首都万象和北部的中老边境与南部的泰国相连接,同时还将连接中南半岛其他国家铁路网,让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能够快速地连接。

  有研究表明,运输成本降低10%,就能让贸易量增加25%。相信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未来将创造出更多葡萄与香蕉“相遇”的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