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地农村彩礼调查:30年翻几百倍 不少农民因婚返贫

内地新闻 时间:2018-09-17 浏览:
谈到儿子的婚事,河南小伙陈杰的妈妈就直叹气:“媒人说了,你们家要想娶媳妇,最起码要比别人家多三成(彩礼钱)”。

福建龙岩洪坑客家农村婚礼。吴隆重 摄

福建龙岩洪坑客家农村婚礼。吴隆重 摄

  人民网北京9月27日电 谈到儿子的婚事,河南小伙陈杰的妈妈就直叹气:“媒人说了,你们家要想娶媳妇,最起码要比别人家多三成(彩礼钱)”。陈杰家在林州临淇镇,家里几代农民,家庭状况不是很好。在当地,有一种“越穷越要”的说法,意思是男方家里越穷,彩礼就必须给的更多,要给人家闺女一个“保障”。

  天价彩礼,并非一个新话题,却是一个沉重的社会话题。它往往发生于农村,尤其是一些贫困地区,让许多家庭不堪其重。随着十一长假的来临,农村婚嫁即将进入“旺季”,各地农村地区的彩礼究竟有多贵?近日,人民网记者分赴黑龙江、福建、江西、河南、陕西等地农村进行了调查。

  彩礼不到30年翻了几百倍 成农民脱贫新负担

  30-50万!这是黑龙江一个贫困县给出的彩礼账单。

  海伦市位于黑龙江省中部地区,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在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地区,近年来,农村的“天价彩礼”现象却大有市场。

  “现在彩礼现钱就得25到30万,如果再买个车、在镇里买套房就得50万。”海伦市福民乡海民村村民赵庆山说,儿子大学毕业后马上面临婚嫁问题,但他们一家三口年净收入也就3万元左右,娶个媳妇至少得攒10年。

  “我们当年结婚时才1000多块彩礼钱,不到30年就翻了几百倍。”赵庆山感慨道。

  同黑龙江农村的情况相似,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天价彩礼”现象在各地农村普遍存在,而且根深蒂固,有愈演愈烈之势。

  在江西鄱阳县,每个乡镇情况虽然有所不同,但彩礼普遍都在10-15万元,有的地方彩礼甚至可以达到20-30万元。这对一个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有6207元的农业大县来讲,无异于天价。

  据鄱阳县白沙洲乡副乡长汪小芳回忆,实际上在五六年前,彩礼还很低。近三年,不知是什么原因,鄱阳县农村的彩礼钱就像插上了翅膀,一年比一年高。

  在河南安阳林州,农村彩礼从前两年的6万、8万元,直接到现在的10万元打底。除了“真金白银”的彩礼钱,女方家普遍还要求“一动不动”(“ 一动”是指10万元以上的小轿车一辆;“不动”是在市区有一套房子)。

  在福建,各地农村聘金则悬殊巨大,从万元以下到上百万不等。闽西不少客家农村婚礼聘金都在十几万元;闽北武夷山、闽东沿海农村城区聘金“行情”也是十几万元;而莆田市沿海的忠门、灵川等地则高达50万元以上,与莆田其他地方相差6倍以上。

  陕西农村的彩礼每个地方差异也很大,有人对此作过简单了解,关中地区彩礼一般在2-6万元之间,陕北一般在3-10万元,陕南一般在4-10万元之间。一般而言,条件较差的家庭付出的彩礼反而会更高,男方家庭情况好的彩礼反而出的会少一些。

  在采访中,针对彩礼,男方和女方家的态度呈现出不同的两面。受访农村适婚男青年大多都表示:“男女平等,两情相悦,何必一定要追求彩礼这种形式?”而女方则认为,彩礼是中国传统仪式的一部分,还是得要的,但多少需视情况而定。

  虽然彩礼节节攀升,但是娶媳妇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讲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对于农村有些贫困家庭,哪怕彩礼再高,借钱也要娶。不少村民告诉记者,很多家庭的父母攒大半辈子钱,就为儿子娶一门亲事,儿媳妇进家门的那一天也意味着家里攒的钱花得差不多了,“一门亲事掏空一个家庭”的事情并不少见。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林州市临淇镇某些村庄里,有的年轻人迫于结婚压力甚至都开始迎娶“越南媳妇”。

  此外,彩礼只是娶媳妇开销的一个大头。汪小芳说,农村的结婚典礼花费也不菲,而且大家都有攀比心理,你家办得好,我家就要超过你,无形之中造成巨大浪费。

  福建长乐市人大常委会原委员蒋滨建介绍说,婚事排场攀比也造成不好的社会风气。据介绍,福清长乐一带不但聘金相对较高,还对请来喝喜酒的客人发放红包,最多的每人发4千多元。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赖作莲坦言:“在农村一些地区,特别是在一些相对贫困的地区,由于‘彩礼’严重超出居民所能承受和支付的经济范围,已成为较严重的社会问题,成为不少村民脱贫奔小康路上的‘拦路虎’,不少农民因彩礼返贫。”

  农村彩礼缘何水涨船高?本质上是经济问题

  “这钱不能不要!”不少家中有女儿的老人在受访时普遍表示,“彩礼要越多越好,要得越多,闺女以后在男方家越有地位,人就越‘主贵’;要得少了,人家一打听,多丢人,好像自己家闺女平白比人家闺女‘贱’了很多”。

  通过调查,记者发现,农村“天价彩礼”存在的原因,除了农民经济水平的提高,钱袋子鼓了起来以外,从本质上说是一个经济问题,再加上农村根深蒂固的习俗、面子人情文化以及攀比心理的作祟,此外,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赖作莲认为,对贫困的女方家庭而言,因为贫困,未来生活缺乏保障,女方家长希望在女儿出嫁的时候获得一笔补偿,为其未来的生活获得一些保障。因为在女方家长看来,只能一次性受益。如果女方家长看好男方,对其未来有信心,往往在彩礼上的要价会更低。现实上也正如此,经济越不好的地方彩礼越高,经济越好的地方反而越低甚至倒贴。

  河南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社会学博士田丰韶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指出,农村彩礼上涨是婚姻世俗化的表现,彩礼从更多的象征价值演变为货币价值。婚姻货币化是人类社会生活货币化的集中体现。在城市,女孩出嫁彩礼少的核心原因在于对女儿给双亲养老有很强的预期,而在农村家庭,彩礼一定程度上则是育女补偿。

  “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奋斗大半辈子,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给儿子娶媳妇,传宗接代,没有谁家说因为没钱不娶媳妇的,彩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都是根深蒂固的观念。” 汪小芳说,而对于女方来讲,有的家庭嫁女儿高价索要彩礼钱是为了给自己以后生活提供一个保障,也有女方家庭高价讨要彩礼是为了贴补自己家娶媳妇的彩礼钱。

  黑龙江省社会学学会副会长、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说,高价彩礼的出现与农民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影响不无关系,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如果让孩子娶不到媳妇,是父母失职的表现。同时受到彩礼文化的影响。女方家如果收不到彩礼,就感觉没有颜面,别人看不起。男方家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娶到更好的媳妇,宁愿出更多的彩礼。

 起底“工运之星”:三人当庭认罪 揭工运领袖真

起底“工运之星”:三人当庭认罪 揭工运领袖真

昨天(9月26日),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曾飞洋...[详细]

 小区出入路安了近200个地桩 物业:规范交通(图)

小区出入路安了近200个地桩 物业:规范交通(图)

业主殷女士(化名)告诉记者,他们2014年入住小区,小区地上不...[详细]